网站首页 » 现代言情 » 为婚而婚
第八章 重新遇见

  次日,我渐渐醒来,突然有人拉开了窗帘,清晨的阳光白的刺眼,我伸手挡了一下,猛然看到手上多了一串黄色水晶手链,我这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我急忙掀开被子检查。身后有一个温柔的声音轻笑了一下,轻轻说道:“我昨晚睡得地板,太硬了,腰疼。”

  原本害怕、惊慌失措的心情,在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后一下子平静下来,我有些不可置信地回头,那一瞬间,我看到纪尚站在离我几步之遥的窗前,背着阳光,连同他的笑容一起沐浴在阳光下,一如多年前的青春模样,眼角,就这样明目张胆地跑出眼泪。

  尽管我不想,不想让他看见我有多想念他。

  我看着他,目不转睛,企图压下我的脆弱。

  纪尚走了过来,我甚至都不敢出力呼吸。他轻轻地坐在床边,用柔软又温暖的手替我擦去眼泪。我看着他,这些年流干的眼泪又偷偷地流出来。

  “对不起,梦妮,对不起...”他一边替我擦掉眼泪一边不停的道歉,眼底的内疚让我心痛。

  “你为什么回来?”我颤抖地问道:“你为什么回来?”

  “你别哭...我们擦干净。”纪尚的眼框突然红了一圈。

  “你想要擦掉的眼泪,早就流干了。”我哭着说。

  “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们以后再说,你不要哭好不好?”纪尚捧着我的脸,脸上全是疲惫。

  “那你为什么要离开我?”我带着哭腔有些提高音量,纪尚还没来得及擦掉我的眼泪,我控制不住地推开他,有些崩溃地冲他喊道:“全世界都知道你要离开,只有我不知道!全世界都知道你在哪,只有我不知道!全世界都知道你要结婚,还是只有我不知道!我要嫁给别人了!我要嫁给别人了!你不知道!你不知道......”

  “梦妮!”,纪尚一下抱住了我,恳求道:“你不要这样,你不要这样。”

  我抱着纪尚放声哭了出来:“这么多年,你在哪,你从来都不出现。我等了你十年,我都放弃了,我要嫁给达安了,你为什么要突然出现?我们已经不可能了,你为什么不早点出现?你为什么不要我?你为什么来招惹我?”

  纪尚抱我抱的更加用力,我的身体因为呐喊在不停地颤抖。

  “梦妮,我没走,一直都没走。”纪尚慢慢地替我擦干净了眼泪,自己的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有了眼泪的痕迹。

  第一次看着纪尚哭泣的模样,我情不自禁伸出手替他擦掉了脸上的那滴眼泪。

  纪尚也愣了一下,看着我,四目对视,莫名地,这些年的所有隔阂好像在这注视中慢慢在溶解,有一种冲动在彼此间徘徊。

  纪尚忽然吻了上来,我推开他的双手却突然没有了力气,无力地垂下。

  我轻轻闭上了眼睛,双手轻轻的抱住了我的纪尚,突然脑海里浮起达安的模样,他站在那脸上全是落寞的对我说:“没关系,我等你。”

  我猛地推开纪尚,看着他受伤的眼神,我决绝了起来,将他推得更远些,平静地说道:“达安还在等我。”

  纪尚盯着我看了好一会,许久才从喉咙里发出一个音节:“好。”

  他走出去,打开门隔了许久才关上门离开。

  我看着桌上的名片,拿起来丢进垃圾桶。穿上外套刚准备离开,看了一眼手上的手链,我又拾起了垃圾桶里的名片,他是我的上司,上司的名片工作上会需要。

  我摸着手上的手链,有些舍不得,刚要扔出去的一刹那我的手又握紧了它,我像做了亏心事一样把它藏在包里,心里开始有了罪恶感。

  达安,对不起,我一定跟你结婚。

  一打开房门,就看见纪尚站在门口,他的眼眸还是像天空一样,明亮干净,他看着我,眼睛里好像有星星一样发着光。

  “梦妮,我们该去公司了。”他微微一笑。

  我慌忙转移了自己的目光,看向地面,纪尚轻轻地拽着我的手向电梯走去,我稍微地挣脱了一下又放弃挣脱,真的很暖,我心里的冰块冰冻了十年此刻才开始融化。

  “李总,早上好!”刚出电梯就有门童迎上来,我叹了一口气,开始思考昨晚发生的事。

  “纪尚...”坐在车里我想问他,他竖起一根手指示意我不要出声。

  “去公司”说罢,纪尚又打了一个电话,我莫名地安心,同时又紧张内疚,我要怎么和达安解释。

  “今天的行程你准备一下,一会我和苏秘书就到公司,她先跟你一个月,离职工资和安慰金我给你翻三倍...挂了。”纪尚打完电话,回头问我:“饿吗?想吃什么?待会我让老陈买点送上去。”

  “不用了,李..”我有些尴尬,李总这两个字叫不出口。

  纪尚轻笑了一下:“我看看你的牙齿还是不是八颗,难道牙少了,早饭都不用吃了?”说完就要用手来掰我的嘴巴,我害羞地打掉了他的手,又有一点恼怒,但是都没有表现出来,我止住了笑容,说道:“李总,我们这样不合适吧!”

  “老陈他不会偷看的。”纪尚轻描淡写地说道。

  我一时间语塞,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没个正经。

  我不说话,他也就不再闹我。

  到公司附近的时候,他突然让司机把车停下来,摸着我的头说道:“梦妮,我不是不想和你一起出现,现在不合适,我不想让你受到不必要的伤害,以后我都让司机送你到这,前面就是公司,你自己过去注意安全,等时机成熟,我一定正大光明地带你回家。”

  我想辩解些什么,却还是没有开口,我竟然鬼使神差般地点点头。

  下车后,看到纪尚的笑容,我有些后悔刚刚没有解释,我和达安要结婚了,纪尚和春子也要结婚了,我们在做什么?我为什么不推开他?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我的心里反而有些期待?

  我不能这样。

  走进新的大楼,心情焕然一新,我却预感我的命运从此改变,和我原先规划的平淡的一生大相径庭,无论发生什么,我只需要坚守住自己,绝不能辜负达安。

  一路走到纪尚的办公室,可能是新上任的原因,这里每个人的笑容礼貌亲切,也许顾忌着纪尚的身份,也不多打量我。如果老板不是纪尚,我大概会觉得是自己的能力达到了这一步,找到了发展的平台。但是现在我并不相信自己,我清楚从部门的小秘书直接升到总经理的秘书,一步登天是于私,不是于公。

  站在纪尚的办公室门前,我依然觉得像做梦一样,我伸出手,明明门就在跟前,我却迟迟不敢敲。

  “叭——”轻轻地一声,门从里面被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纪尚好看的笑脸:“怎么还不进来,苏小姐是在等我开门吗?”

  我笑了一下突然想到达安说过类似的话,天哪,我居然到现在没有联系达安,为什么我的手机一直没有响?我急忙在包里翻自己的手机,纪尚将我拽了进去,我回头才发现有很多人往我们这边看,有些窘迫,我站在那不知所措,纪尚将门帘都拉上,拉过我坐在沙发上,揉了揉我的脑袋说道:“你打个电话吧,他应该着急了。”

  “我——”我有些为难,我不知道怎么开口和达安说。

  “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不用担心,那天我刚好路过,看见你晕倒在地,怎么也叫不醒医院味道太冲,你受不了,我就带你去酒店睡了一晚上,然后就是你看到的模样。你不知道怎么说,我帮你跟他解释。”

  “不是的...我没法说。”我看着纪尚,脸上应该有些害怕。

  “都怪我,原来的苏梦妮不是这样的,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打听你,达安他...对你很好,可是我没有办法把你让给他。”纪尚缓缓地说道。

  “纪尚——”我一惊,抬起头看着他:“我们不能这样。”

  这一刻我很清醒,眼里的茫然也都褪去。

  “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我给你的承诺也没有实现,我现在来请罪了,我知道的都太晚了,如果我早一点知道你离我这么近,我们也不会分别这么久,对不起,梦妮我们之间失去的我来弥补,所有的罪名我来承担好不好?”

  “你离开的时候为什么不和我说?”我鼓起勇气问出了多年的心结,竖起耳朵假装不在意的听他回答。

  “我父亲的原因,我必须要回去,对不起,我以前没有能力摆脱我父亲的控制留下来。”纪尚看着我低沉地说道。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问道,我在追寻一个答案。

  “我让达安帮我跟你说等我。但是达安说我没有资格让他帮忙转达,是我不好。”

  说到这,纪尚的眼睛又红了。

  我有些不忍心,但还是放不下心中的疑惑:“这十年你从没找过我,为什么突然出现?”

  纪尚握紧了我的手:“我知道,你还在怪我。我被家里禁闭,司机寸步不离地跟着,我没有机会回去见你,心妍一直陪着我,我让她帮我把手链带给你,她第二天就找借口回安城了,但是她后来还给了我,告诉我,你说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让她把东西还给我。”

  听了纪尚的话,我深感震惊,我也没有解释,因为我没有想好该怎么选择。

  纪尚用我的手蒙住了他的眼睛,我知道他很难过。

  我在沙发上坐着久久不能说话,达安,这些年你和庄心妍都知道真相吗?

  我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样,被所有人蒙骗在鼓里,我还要不停地给自己打气,告诉自己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但是我不接受我的命运被别人蒙骗在谎言里安排。

  在包里怎么翻都没有翻到手机,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手机放在哪,纪尚抬起头看我的样子有些着急,便说:“你可以用办公室里的座机打,我让老陈送个手机上来。”

  我一时间没了主意,听他这么说便马上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