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现代言情 » 为婚而婚
第六章 总公司的秘书

  “小苏,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果然,第二天一上班陈姐就迫不及待得把我叫去了她的办公室。

  看着陈姐,我犹豫了一下:“姐,非去不可吗?如果我不去呢?”

  陈姐笑了一下,刚要回答,突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了。

  “嗯,是的。”陈姐一边接着电话一边看着我,又对着电话那头笑道:“是的,是的。没问题,我跟她说,嗯嗯,好的,谢谢李总。”

  我几乎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听到她的称呼,我错愕了一下。莫名地觉得是那个人,心中又不敢确认。

  “无言,恭喜你,刚刚总经理打来电话,你可以不用调离北京了,留在这里就好。”陈姐突然之间又和善了起来。

  “谢谢姐。”我礼貌的回应。

  “但是,你的职位还是要调动一下。”陈姐笑眯眯地说道。

  “调动?”我有些淡淡地疑惑,内心忐忑起来却假装不在意。

  “是的,总经理亲自打电话过来调你到北京的总公司任职,后天就过去,明天放你一天假。无言啊,这是好事,你要升职加薪啦,而且也不用离开北京。”

  听到这,我内心居然涌起一丝希望,我能见到他了吗?

  立马,我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坚定地摇摇头,苏梦妮,你不许对不起达安。

  庄心妍明明也不想让我见他,只是他突然掉我去总公司,是两个人商量过的决定吗,还是达安?

  陈姐见我摇头,有些不解:“无言,你这是怎么了?不愿意吗?”

  “不是的,陈姐。”我暗自给自己鼓气,做好自己的工作,其他的没什么大不了,于是继续回答道:“我非常乐意接受公司的人事调动,刚刚有些走神,不好意思。”

  “那就好,你是个聪明人,该退让一步的时候千万别逞强”。

  我笑了笑,笑容有些苦涩。

  不逞强?不给你们找不必要的麻烦才是真的吧。

  见惯了职场的虚伪面具,陈姐这人虚情中也会夹着真意,她说的话不中听可很实用,我也就不介怀于心中。总之,最重要的是,我已经不用回到那个冰冷的安城了。一想到这,心情便轻松了许多。

  我微笑着说:“陈姐,谢谢你,我只是在一个城市待久了就不想换地方,因为搬家很麻烦。”

  “这样啊,我也不喜欢搬家,确实太麻烦!”陈姐笑了一下,却话锋一转:“不过,这事你可不要谢我,要谢就谢咱们公司体谅员工,考虑到从北京调到安城确实会有心里落差感,你在工作上的付出也是有目共睹的,所以上面才决定将你调去总公司。”

  “公司这边肯定非常感谢,到了那边我会继续努力,但是我在这里成长起来的,也要跟姐姐说声谢谢,上次是您答应我帮我跟公司说情,才会让公司知晓我的情况,重新作出决策。”

  “无言啊,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你陈姐呀,哪有那么大的面子,还是你做得好啊。”陈姐笑道。

  “我进公司就是陈姐带出来的,我做的好也是姐姐教的好”我笑了笑,这个面子还是要给足的。

  陈姐看我那样子,有些笑意:“无言,你跟我带过的别人都不一样。”

  “不一样?”我有些窘迫地笑了笑。

  “傻丫头,你还年轻,总把自己当成有资历的老人,什么活都抢着干。别人随口一句好话能让你记着很久,像你心思这么纯良的我倒是少见。”

  “陈姐,我其实有点舍不得你。”我还是有些依依不舍的说道。

  “姐也舍不得你。可是就算舍不得,该走的也要走,你听姐的话,到了那边,别惹事情,把自己当成聋子和瞎子,安安心心的照常工作就行了。”陈姐安慰道。

  “姐,我过去那边,这边走动就少了。”我有些低落。虽说,不离开北京就很好,可是面对共事好几年的同事,尤其是陈姐和幸福,一时要走还真有点舍不得。

  “扑哧-----”陈姐一下笑出来了。

  我看着她有些疑惑。

  “傻丫头,别看你人前工作的时候精明的很,一遇到这种感情的事就傻的不行。调走了怎么了,升职加薪是好事,难不成你还要给陈姐打下手一辈子?再说了,咱们一个东城,一个西城,这么近,你要是想姐了,随时就能回来看看,地铁,公交,的士,多方便啊,你要回来看我们啊,肯定热烈欢迎!”陈姐打趣我道。

  陈姐说的有道理,是我在情感方面过于矫情了,而且,职场上太过于重感情是忌讳。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陈姐说道:“姐说的对,我一定经常回来看看。”

  “以后咱无言成了大忙人,我就不敢打扰喽!”

  “陈姐,你这说的什么话呀,再说了,我还怕打扰到您呢。”

  陈姐听到这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手上的动作却没停过,对我说道:“无言啊,你明天放假,我们部门明天晚上帮你举办一个欢送会,你是主角,你可一定要来!”

  “那是一定的,陈姐,我明晚一定准时到。”我笑道。

  “嗯,明晚6点后,就在以前常去的东方悦餐厅,二楼包间,前台报我的名字就可以。”陈姐说着就把手上的文件递到我手里:“这是你的人事调动表,没问题签个字就行。”

  “嗯,好。”我抬头笑着看着她,签完字将文件递到她手里:“好了,姐。”

  陈姐微笑了一下,刚要拿走,我却看见了上面的职位变动说明,清晰地写着总经理秘书。

  陈姐看出了我的异样,顺着我的目光看到了总经理秘书那几个字。

  她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脸上的表情有些异样,说道:“这是总经理刚刚打电话过来让我临时改的,原先是庄总让我掉你去安城,我也正发愁,没想到,巧了,刚准备和你说安城的事,总经理的电话就来了。”

  看得出来,只要我开口问,陈姐没打算瞒我。

  但我问不出口,我有些不确定那个总经理是谁,如果真的是盼了那么久的人,我们重逢的时候都是将与他人步入婚姻的殿堂的时刻,曾经的过往便像隔了一层玻璃,不可触碰。所以哪怕只是工作,我也无法问出口。我不想表现出在意的样子,不管上司是谁,我都只是他的秘书。

  看得出我的沉默。陈姐拍了拍我的肩膀,已示安慰:“我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建议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后面的手续我帮你办好。”

  “谢谢姐,那我先回去了。”我勉强笑道。

  “嗯,去吧。”陈姐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目送我离开了办公室。

  走出公司大门,有一个声音叫住了我:“苏姐!”,是幸福呢。

  我回头看见幸福有些气喘吁吁得跑过来,不由得笑出来:“慢点,我不会走的!”

  “苏姐,你在地上掉了一张卡,你看看!”幸福有些羞涩的笑意。

  “嗯,好。”我微笑接过来,看到它时却一愣,是情意绵绵婚纱摄影的会员卡。

  “苏姐,你要结婚了吗?”幸福有些紧张和期待。

  看着她的模样,我有些沉默,我低下头掩饰住内心的苦楚,很快便抬起头洋溢出高兴的神情:“是啊,我下个月订婚,结婚还要等到明年。”

  “恭喜苏姐!订婚快乐!”幸福欢快的说了一句便迅速跑开了,快到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我不禁笑出声,这个小丫头!

  我将卡片收好放进包里,去公交车站等车。

  一辆灰色的轿车从眼前开过,我抬眼望去,仿佛看见了纪尚在车里转动着方向盘。一瞬间有些恍惚,我闭上眼睛重新睁开,是一辆黄色的12路公交车。

  上车就收到达安发来的消息:“媳妇,饭菜已经备好,就等您回家吃饭啦!”

  我回了一个,谢谢你,达安。

  很快,信息又发回来了,谢什么呀,咱们都要结婚了,照顾你应该的,我以后天天伺候你。

  我回了一支玫瑰花的表情,关上了手机。

  他对我越好,我越不安。我知道,我只是还没有爱上他,我总会爱上他的,等到那时候一切就好起来了,我不会伤害达安,也不会再思念纪尚了。

  苏无言,你一定可以做到。

  我整理好情绪,走向楼道。

  还没进家门,饭菜的香味就飘了过来。我提起精神,刚准备抬起手敲门,门就已经打开了,达安笑着将我领进了门:“吃饭了,别傻站在门口!瞧瞧你这手,都冻得冰凉了,外面风这么大,也不多穿一件。”

  我的鼻子酸酸的,达安接过我手中的包,顺手将门关上,又关切的问道:“今天在公司好吗?”

  “嗯,达安,”我看着他,说道:“我不用调离北京了,被调去总公司了!”

  “是吗?那挺好的,就是不知道新工作累不累?”达安一边说,一边麻利的将碗筷摆上来。

  我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他,但是最终开口还是说成了别的东西:“不累,和之前差不多,都是做秘书,我应该能适应。”

  “那就好,快点洗洗手来吃饭!今天炖了鸡汤,我媳妇这几天担惊受怕了,必须好好补补。”

  我在厨房里,听到这番话,笑着将流下来地眼泪擦去,假装是洗手时不小心溅到脸上去的。达安呀,达安,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