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现代言情 » 为婚而婚
第三章 不是巧合

  “苏姐,今天陈姐不舒服,让你代替她去跑一下现场”

  刚进门幸福就甜甜地凑上来。

  我稍稍楞了一下,我平时主要处理一些文案资料的记录和整理,再者安排排班工作,我还没有跑过现场。

  之前也羡慕过那些策划,妆容等其他现场工作者可以去现场参谋婚礼,没想到这么快我也可以去现场看看。

  我想都没怎么想:“好”。

  破天荒地我回家仔细地挑了衣裙和鞋子,化了精致的妆容叫了辆的士到了现场。这要是被人知道我第一次来婚礼现场格外重视搞得像自己结婚一样,还不被笑掉大牙。

  虽然已经一个人淡然地过了很多年,但是对于从小就憧憬过的婚礼还是掩不住激动。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别人的婚礼,,虽然是以工作者的身份来。

  我激动得换上许久未穿的连衣裙,也没能忘记找一条孤单的淡蓝色衣裙。

  我闭上眼,摇了摇头,忽视掉脑海里衣柜中金色小礼服的样子......

  “苏姐,你来了。”幸福甜甜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恩,吃饭了吗?”我笑道。

  “没有。”幸福摇了摇头。

  “走,带你吃点东西。”我走过去搭住了幸福的肩膀......

  早早的吃完午饭后,大概10点钟的样子,我开始忙碌的工作,却发现一切早已准备妥当。

  原来婚礼前几个小时都是准备好的,只要注意现场的秩序和酒水食物的供应就好。

  百般无聊,我交代了他们几句,开始检查婚礼现场。

  白色和粉色的玫瑰交织成拱门和花篮,经典的T台,深色的红毯铺成一条甜蜜的新人通道直通T台尽头的神父站台前。T台两旁统一的白色餐桌,桌子上都有一只美丽的粉玫瑰绽放,就像粉色的蝴蝶不肯离去。抬起头,璀璨的水晶吊灯,各式各样的小灯在周围,不禁让人感叹,当不同的灯亮来,现场会不会如白昼,如星空......

  我忍不住微笑,玫瑰多的像一片花海,知道呢,很漂亮。

  周围的侍者忙着布置餐桌,灯光师和调音师正在商量着什么。

  我注意到并没有人看我,便轻轻地跳到红毯上,优雅地一步一步的向门口走去。

  我挽起一边的头发夹在耳后,注意到门边有一个爱心状的大花篮,上面似乎有新人的名字,我好奇得凑了上去。

  看清楚后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

  我居然看到了庄心妍和李念尚的名字。

  我久久不能回神,努力镇静下来想让自己释然,这一定是巧合,一定是,新郎是李念尚不是李纪尚,一定是我想太多。

  不知怎么回事,我还是心神不定,坐立不安。那天太过难受以至于那请帖我只看了名字便扔了,如今这样巧合,我实在安心不下来。

  站在门口迎接宾客,我强颜欢笑的招呼每一个来宾,突然武小田跑过来有些小开心地叫了声姐,新郎他们都到了,在后台。

  莫名地,我紧张起来,攥紧了手心,微笑点头示意。摆了摆手,武小田这小子又忙着去跑腿了。

  宾客全部到场,我拿了一把椅子,坐在最后面的角落静候开场。蓦地全场熄灯,T台两旁红毯上的小彩灯全部亮起来。

  这时,大门被吱呀一声打开,新郎在朦胧的灯影中拉着新娘的走过来。

  与此同时,花拱门一闪一闪的亮起来。

  全场响起掌声。

  我呆呆的坐在那儿,像是晴天霹雳。

  热闹浪漫的婚礼上,没有人注意到一抹蓝色的身影从右边的侧门偷偷跑出去......

  真的是纪尚,真的是他的样子。

  我以为只是巧合。

  纪尚和庄心妍的脸我不会认错,即使时隔十年,我也能准确的认出来。

  小时候,妈妈是我唯一的亲人,其他的亲戚从没听母亲提过。所以当别的小朋友蹦蹦跳跳的去参加哪个姑姑婶婶家哥哥姐姐的婚礼时,我只能自己一个人偷偷地羡慕好久。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婚礼,以后却再也不想参加。

  悲伤来的时候能让你否定所有的欢乐。

  我以为眼泪早就干涸在眼眶,却发现生活从来不给逃避的人一丝生机,该让你流泪的时候绝不手软。

  我站在天桥上,只觉得冷,当眼泪被吹干,脸上生生地疼。

  可是我毫无办法,当事实被揭开,就像是没好的伤疤又被感染,疼的你钻心咬牙又哭喊不出来。

  桥下的车流很多,天桥上的人流很少,我一个人站在那里,每个人急急匆匆的从我身边走过,又急匆匆地只看一眼。我就像在人流和车流中迷失方向的孩子,抱着双臂狠狠的哭起来。

  又像回到小时候,被所有人排挤,只剩一个人孤零零。

  突然我被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一个激灵,我抬头喊了声:“纪尚”。

  却看到达安担心又着急的眼神,他像是早已明白一样又一次抱住了我。

  若在平时,我一定推开他很冷淡的走开,可是今天,我已经没有力气去做这一切。

  十年前的我一定想不到,十年后,我又一次因为纪尚在达安的怀里放声大哭。

  我像十年前那样伸出手抱住达安,哽咽着说不出话,问他知不知道纪尚在哪儿,我找不着他了,他是不是不回来了。

  达安紧紧地抱住我,回答是一样的,我在,我在,还有我在。

  来往的人把我们当成闹别扭的情侣看着,我也不记得我是怎么哭睡着了,被达安送到了幸福家。

  后来幸福告诉我,婚礼进行到一半时她发现我不在,她只知道我身边达安这一个朋友,便给他打了电话,没想到他也在婚礼现场,拿着手机就往外冲,差点撞翻正在打电话的幸福。后来,计程车到楼下的时候,他不愿叫醒我,背着我上了五楼按响幸福家的门铃,满头大汗却一直笑。

  “他说,你又哭睡着了,能不能收留你一晚上。”

  “看得出来他很在乎你”幸福有点羡慕的说。

  听完我说不出话,再硬的心肠也要被这十年的不离不弃,关心和爱护打动,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对达安不一样的情感。

  不得不说,我很迟钝。

  幸福看我不说话,也识趣的闭上嘴巴去工作。

  奇怪的是,我那天临阵脱逃,却没有收到任何批评。

  十年前周围人一致缄口不言的熟悉感又涌来,我总感觉,有我不知道的事。

  我接了一杯水,接到一个电话,一个陌生号码打过来的。

  “喂?”我问了一句。

  对方沉默了一会,“梦妮,是我,春子”。

  我瞬间感觉自己拿着手机的手都在颤抖,我强镇下来,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有事么?”

  “梦妮,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想跟你谈谈。”那头传来她似乎哀求的声音。

  可惜,就算是当初的苏梦妮,也做不到这么大方。

  “我们,还是后会有期吧。”我失掉魂魄般挂掉电话,颤抖着频频按错,删了通话记录,关了机,然后像甩开病毒一样将手机扔在办公桌上,用手捂住了眼睛,不想让眼泪流出来。

  回到家中,我像个小孩一样缩在沙发的一角,想了很久,却没有哭。

  一连串的疑问进入脑海,庄心妍怎么会有我的联系方式和办公地址?达安为什么也在婚礼现场,他不和我一样早和纪尚失去联系了么?

  为什么纪尚会改名李念尚?为什么我的请贴上却写着李纪尚......

  带着诸多疑问,我给达安打了个电话。

  “达安,我想跟你谈谈。”

  “好,老地方,我等你。”那头传来达安好听的声音。

  不走咖啡馆

  达安坐在我的对面一脸坦然和平静。这让我有点恼火,瞒了我那么多事情,还这么冷静淡然,哼哼。

  “我......”

  “你......”同时开口,一瞬间又沉默

  “你先说。”达安抢先开口。

  我一怔,又有些尴尬,不自在咳嗽了一下开口道:“那个...你怎么会在,在现场?”噗......说完我都想抽自己,犯二得太不是时候了!

  达安眉眼一弯,笑开了:“你与庄心妍没有联系,不代表我没有。”

  回答的我哑然,我继续追问道:“那你,和他有过联系吗?”

  达安仿佛料到我这个问题一般,看着我慢慢回答道:“嗯。”

  我看出达安眼底的悲痛,无谓的笑了笑:“那你,知道,他们要结婚吗?”

  达安低下头,轻轻地嗯了一声。

  “所以,是他躲着我,不告诉我?”我有些哽咽。

  “嗯。”

  “那其他人都知道了?”我不放弃地追问。

  “嗯。”

  “那他们早在一起,你也知道了?”眼泪在打转。

  “嗯。”

  “那你,知道他......”我继续哽咽道。

  “梦妮,你不要再问了。”达安看着我眼底尽然疼痛,可惜那天我看不到。

  “达安......”我抽泣道,“纪尚,是不是,很久就不爱我了?”

  “梦妮,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达安笑着,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不知莫名的,我忍不住破涕而笑。

  达安把车开到一个台阶前停下,牵着我一步步地走了上去。

  看到大大的许愿池的时候,我忍不住哭了出来,转头看着达安不知是笑还是哭,只好哭笑不得。

  “扔进去,有什么烦恼都扔进去,让它给你保管,我替你保密。”

  我撇着嘴巴忍不住笑了出来,我擦了擦眼泪,从达安的手中接过硬币,狠狠地扔了进去,紧紧地闭上双眼。

  所有的烦恼快走吧,就当没爱过,别再让我承受。

  睁开眼,达安的轻笑了出来,我扑哧一声笑了,转过身,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额头:“谢谢你。”

  不等他回答,我轻快的又转了过去:“送我回家,达安,有些事情我暂时忘不掉,可我想尝试过新生活彻底忘掉过去,你说我应该怎么做?”

  “嫁给我。”一个颤抖又温柔的声音传过来。

  我呆呆地立在了那里。

  “达安......”我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达安一把抱住。

  “你不用这么快回答,我怕你会难过,我怕你没有好好思考就让我们错过了彼此,我怕听到你的回答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我怕以后不能常伴你左右。纪尚他已经走了,不会回来了,但是我不会走,我一直在,十年前是,现在也是,以后的每个十年我都想和你一起过,好吗?”

  我流泪了,第一次为达安。

  那天在许愿池旁,我们伫立了许久。

  良久,久到达安抱着我的手都在颤抖,我轻轻地握住达安那只颤抖的手,闭上了眼睛都是达安对我的好,我心中却没有答案,只好微笑地说道:“等我。”

  还记得第一次认识达安是在初一的考场上,他在我前面,在打铃前,我偷偷戳了戳他,有些凶巴巴地说道:“喂,你不是叫答案吗,待会把卷子往旁边移一移。”

  结果这家伙回头很认真地说了一声:“我叫达安,不是答案。”......

  谁料十多年后我伤了他这么久,他还愿意娶我。他没变,还是那个达安,可我不知道,我是苏梦妮,还是苏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