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君王在上
第三十六章 原由

  新研制出来的药用到了士兵身上,服了药的士兵像是好转了,身上的疼痛感也有所减缓。正当所有人以为有希望的时候,几名士兵突然吐血暴毙了,身上的皮肉裂开,血溅当场。

  “这……”老医师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惊到了,想过有相反的效果,没想到竟然直接致人而死了。

  苏以南担忧地看向叶凉卿,“王爷,算了,我们再另寻他法。”

  叶凉卿一脸沉默径直走了出去。

  老医师叹着气为死去的士兵盖上白布,颤颤巍的手动作缓慢,苏以南取过白布依次帮忙盖好。

  “这解药怕是完不成了,还是劝王爷放弃这些中蛊毒的士兵吧,我行医多年没想到快入土了还让病患死在了我的手上。”

  “老医师不必过于自责,这我们都未曾料到。王爷肯定也是为难的,毕竟这么多条人命。”

  老医师摇摇头,失落地说道:“这也怕是言缨国的劫数,我们就只能尽力而为了。”

  “事在人为,只要我们不放弃一定会有成功的那天。”

  ……

  叶凉卿立在溪边看着远方出了神,苏以南蹑手蹑脚地靠近,从背后捂住了叶凉卿的眼睛,粗着嗓子说道:“王爷,猜猜我是谁?”

  叶凉卿薄唇微扬,拿开苏以南的手,“别闹了。”

  “诶,王爷你好歹配合一下我啊,”苏以南走到叶凉卿旁边从怀里拿出了一小包精致的点心打开双手举着送到叶凉卿嘴边,“诺,王爷吃吧,这是当时我们来的时候我存的点心,一直都舍不得的吃呢,全给你了。”

  叶凉卿拈起一小块放进嘴里嚼了两下,抬了抬眉问道:“你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吗?”

  “嗯?哪里不对?”苏以南往四周张望,“有什么事吗?”

  “没事了。”叶凉卿笑着把剩下的点心吃完了……

  半夜,叶凉卿被一阵腹绞痛疼醒,单手撑着床边缓解。苏以南睡的安安稳稳在床上摆出了个大字型,被子也踢到了床下,脸上笑成了花,这是做什么好梦了?

  叶凉卿捡起被子为他盖好,长长的头发拂到了苏以南的手,苏以南以为是蚊子一下子拍了上去用力过猛把自己拍醒了。

  一睁眼,就瞧见了叶凉卿衣衫不整地抓着自己的被子。完了,该不是我梦游对王爷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吧!

  苏以南把头缩进被子里,“王爷……那个……”

  “你被子掉了,我帮你捡起来。”叶凉卿第一次被抓到个现行,不过捡个被子不算过分啊。

  “哈哈哈,我说呢,多谢王爷了,王爷快回床上休息别着凉了。”苏以南两边嘴角在被窝里疯狂上扬,脸上红的像水蜜桃。

  “嗯。”叶凉卿回到自己的床上躺好。

  “王爷,要不我把蜡烛熄了?”

  叶凉卿扭过头,“你喜欢黑着睡?”

  “这么晚了王爷你还没睡是不是因为烛火太亮了?”

  “嗯,是很亮。”

  “那我把蜡烛熄了,”苏以南光着脚把营帐里的所有蜡烛熄灭了,营帐内顿时伸手不见五指,然后瞎碰瞎撞往床的方向摸去。

  可算是摸到了床,麻溜地爬了上去,“王爷快睡吧。”

  “你要睡我床上?”叶凉卿话音刚落,苏以南就压到了身上。

  “我……我爬错了!王爷!见笑见笑,哈哈。”苏以南又麻溜跳下床逃进了自己的被窝,“好了,好了,王爷睡觉了啊。”

  这可真是个活宝~

  夜色深深,军营外巡逻的几个士兵依旧如往常一样巡视情况。

  小队伍正前行着,其中一人停住了脚步,“哥们,我这还有点急事想处理。”说话的是一个身材稍瘦的士兵正捂着小腹在地上直跺脚。

  另外一个胡子拉碴的士兵白了他一眼,“你就懒驴上磨屎尿多!快去快回别让兄弟们等急了。”

  “好好,我马上回来,大家等我一会。”瘦士兵甩下灯笼就往树丛那边跑去了。

  灯笼里的烛火晃动差点倒了,胡子拉碴的士兵捡起来对着他跑走的方向就埋怨起来,“每次就你磨磨唧唧事还多,大家还要回去睡觉呢,你又整这一出……”

  “啊!”胡子拉碴的士兵话还没说完,树丛那里就传来了尖叫声。

  其余几人感觉不妙也都跑了上去,借着灯笼的光,几人看见瘦士兵吓软了腿坐在地上哆嗦,空气中还有浓重刺鼻的屎味。

  “你怎么了?”

  “你们快看那边!”顺着瘦士兵手指的方向一看,众人惊大了眼睛,几个血肉模糊的药人慢慢移了过来,一张嘴全是蛆虫掉落下来。

  “我们……我们先走!”

  “听大哥的,我们走……”

  士兵们慌乱地把灯笼掷向药人往军营撤去,坐在地上的瘦士兵裤子都来不及提,连滚带爬地跟着跑,“你们等等我!”

  清早,几名士兵就将晚上的所见所闻告知了叶凉卿,“王爷,这可都是真的,那些怪人穿的衣服就和我们一样,是不是我们的人啊!”

  “你闭嘴,咱们的医师都在好生照料着中蛊毒的士兵,怎么会有人逃到外面去!”裴离晟大吼道。

  叶凉卿抬抬手示意裴离晟别说话,“你带点人跟他们去发生的地方看看。”

  “是,王爷!”

  叶凉卿也料到了昨日因试药的那几个士兵并没有完全死,他们变成了药人没有意志了。安排安葬在乱葬岗,看来是手底下的人偷懒就草草丢在了军营附近。

  “王爷,会不会是昨日的那几名暴毙的士兵?”苏以南算是彻底感受到了这忘魂蛊的可怕了,“没想到人都死了竟然还能行走。”

  “如同傀儡而已,但是我们并不知道他们是否会伤害到人。”

  “军营里还有那么多……要是发生了必定是一番混乱。”

  “嗯,公主醒了吗?”

  “她醒了。”

  ……

  司凌瑶坐在床上美滋滋地喝着江逸亲手喂的粥,“啊~江逸你好歹吹一吹再给我吃,有点烫。”

  江逸把勺子往碗里一扔,“公主手明明好了还不自己吃东西?”

  “我……我这伤筋动骨一百天,哪有那么容易好,我又不像你们身强体壮的,我这个弱女子得躺好几天才能恢复一点点。”

  江逸拗不过司凌瑶的死皮赖脸只得继续喂她,司凌瑶开心地吃着,也不怕烫了。

  “王爷,苏以南你们来了!”司凌瑶伸长脖子越过江逸跟叶凉卿和苏以南打起了招呼。

  江逸看着司凌瑶那条脱臼的手摇的正欢就把碗放下了,司凌瑶赶紧拉住,“你先别走,还没吃完呢!”

  “江参领先去忙吧。”

  “是,王爷。”江逸可算是逃离了司凌瑶,舒了口气。

  “你差点没命了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司凌瑶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低着头,说一句答一句。

  “现在怎么样了,还哪里不舒服?”叶凉卿温柔地问着,还去摸司凌瑶的额头。苏以南把视线转向别处,心里闷闷的。

  司凌瑶笑着摇头,两个梨涡浅浅,盛满了少女的柔美,“我没事了,我刚才就是骗骗江逸的。”

  “你呀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省心?”

  “我以后再也不会犯了。”也只有在边关哥哥才会这般光明正大的关心我。突然眼眶就湿润了,司凌瑶赶紧转移话题。

  “对了,王爷,那晚我看见有人在那条小溪里投毒,因为被他们发现了我才掉进坑里的,不过也是因为掉进了坑里所以我没被他们抓到。”

  “你确定是投毒?”

  “嗯,为首的那人说话口音从未听过,我倒不知道是什么人。”

  一切就明白了,一直找不到下蛊毒的来源,竟是水里的原因。

  “你好好休息别瞎跑了。”

  “好的,王爷。”司凌瑶乖乖在床上躺着。

  “苏以南,你去找老医师让他查验军营内将士们喝的水。”

  “我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