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君王在上
第三十五章 舍得

  花觅晓爬上墙头,警惕地打量着周围的动静,一个翻身不小心从墙头掉下来压到了墙边种植的茉莉花丛上,骨头被花盆咯地生疼,花觅晓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狼狈地拍拍泥土,还没完全站起来,就有一阵整齐的脚步声靠近了,“花觅晓在那!抓住她!”

  花觅晓好不容易才找准机会逃出来可不能再被抓回宫里,她还要去找哥哥,顾不上太多直接揪起裙子开跑。

  “别让她跑了!”

  身后的人越追越近,花觅晓只好躲进了皇宫里最大的花园里,花园里假山遍布,不少洞口相互贯连,花觅晓凭借着娇小的身躯钻进了一个夹缝的空间里,紧张的看着外面的人从旁边经过,大气都不敢出。

  正当以为一切结束了的时候,花觅晓刚爬出来,一只手就搭上了她的肩,花觅晓手里紧紧攥住的簪子就对准身后的人刺去。

  黑衣人并没有躲闪也没有攻击花觅晓,竟徒生生地用手掌去握住了簪子,尖锐的簪尾刺进了手心里,鲜血顺着手掌流下来。

  “我先带你走。”黑衣人蒙了面,花觅晓只能从他那双深邃的眼中判定他没有恶意。

  松开了握着簪子的手,疑惑地问道:“你是谁?”

  “是我家堂主派我来的,你要是想知道原因就跟我回去,我能保你平安。”黑衣人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布条草草包扎住了手上的伤口。

  花觅晓向来和外面的人没什么交集,不敢太相信眼前的人,“你家堂主叫什么?”

  “你可能不认识,不过你皇兄花洛熙肯定认识,总之你要是不跟我走你肯定会被花清柏抓起来关回宫里,与其在皇宫里担惊受怕还不如去投靠我堂主,他会帮你救花洛熙。”

  “救哥哥!你家堂主真能帮我吗?”花觅晓拽上了黑衣人的胳膊,期望地望着他。

  “嗯。”黑衣人依旧耐心地跟花觅晓说着,“花洛熙被天烬国抓去了,想必天烬国已经给消息给花阚了,你被关在这里也是无计可施。”

  “好,你带我走吧。”花觅晓眼泪汪汪的样子直叫人心疼。

  “跟我走!”

  黑衣人带着花觅晓躲过了层层守卫出了皇宫,找到了藏在宫外的马,带着花觅晓回到言缨国找楚远霄,抄近路也是经历了两天才抵达。

  霄落堂内,楚远霄见到花觅晓没有一点吃惊,转而对着黑衣人说道:“无名,你做的很好。”

  黑衣人取下了面罩,一张英俊的面庞出现了,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

  “堂主过奖了,这些都是没什么难度的任务。”

  “请问……请问你是?”花觅晓真的没见过楚远霄的样貌,这突然到别人的地盘心里没底了。

  楚远霄手扬了一下,无名就知趣地退了。

  “我是花洛熙……是他的朋友。”楚远霄想了许久就以花洛熙的朋友身份出现好了,这样花觅晓才能安心一点,总不能说我是绑架你哥哥的那个江匪头目。

  花觅晓也没有多怀疑,花洛熙朋友本来就挺多的,也不是每一个她都见过,“那真是多谢堂主了,我看他们都这样称呼你,我也就这样叫了。”

  “嗯,随便你称呼。”

  “还想请问一下关于我哥哥的情况?”

  “他现在被软禁在天烬国,天烬国掌权人不是威胁了雪桑国吗?不过你放心,花洛熙现在在天烬国是没有危险的。”派了那么多人好不容易才打听到那个小家伙的消息,幸好还没开战,天烬国的人不会太为难他。不过还是要早日将他救出来才行。

  “那……”

  “我们等待时机再去救他,你就在我这里住下,我会让无名保护你。”

  “哥哥能有您这般的挚友也是他的福气,觅晓再次谢过了。”

  花觅晓是花洛熙最宝贝的妹妹,往日在山寨里花洛熙就提了不少次,既然是花洛熙在乎的人那我就要保护她。

  只因花觅晓在宫里过的实在是不好,没了花洛熙的庇护,连宫女都给她脸色看,干脆就不服侍了,偌大的东宫里只有花觅晓一个人。再加上宫外被花清柏派人围住了,花觅晓连吃食都不能获得。

  期间花清柏还假心假意去看花觅晓,语言举止轻浮,花觅晓以死相逼才吓走了他。如果花觅晓死在他手上,花洛熙回来后定是不能放过他,花清柏还是知道些轻重,还忌惮着花洛熙的权利。不过他心里是巴不得花洛熙再也回不来。

  无名在将在皇宫的所见所闻告知了楚远霄,楚远霄二话不说就让无名带花觅晓回来,所谓是爱屋及乌。

  雪桑国朝堂上乱成了一锅粥,官员们七嘴八舌地议论个不停。

  “要我说,我们必须把太子殿下救回来,咱们就听天烬国的吩咐好了,毕竟咱们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许丞相还真是官高人胆小,说的这些话不是让人笑话么!我们有言缨国作为盟国,两国联手完全可以击败天烬国,天烬国拿下了几座国家又怎样?他们现在还在养精蓄锐,咱们大可以发兵去把殿下抢回来!”

  “大将军你就是一介莽夫,我们突然去抢人,把他们激怒了殿下小命还在吗?”

  “那你们倒是说个可行的办法啊!尽是会纸上谈兵!”

  ……

  “行了!瞎吵闹些什么?当朕死了吗!”花阚急的头疼,整个朝堂上没一个能为自己解忧排难的。

  “微臣惶恐!”群臣皆被花阚吓的跪在了地上。

  “谁要是能提出个可行的办法,朕大赏!”

  跪着的人面面相觑,这能提出个什么法子?

  花清柏邪魅一笑,站了起来,“父王,依儿臣之见,此次太子殿下被伏天烬国的矛头并不在我们。”

  “嗯?清柏何出此言?”

  花清柏又接着说道:“在儿臣看来,天烬国不久就要发兵去言缨国了,言缨国边关出了个怪病大半将士不能动弹,紧接着咱们太子殿下又被抓了。天烬国肯定是想借太子殿下威胁我们别向言缨国发援兵,他们知道我们两国联手不好对付于是分开击破。可是要是我们真不发兵去帮言缨国,等言缨国没了下一个就是咱们雪桑国了。我们只能有两种办法,要不就是拼个你死我活,要不就是乖乖俯首称臣。父王,现在是一个国家和一个太子之间做抉择,你该怎么选?”

  花阚沉思了,花洛熙是他与先皇后的孩子,是他最爱的女人生的孩子,在先皇后死之前他发过誓会护花洛熙到死。况且花洛熙是未来的帝王,岂可说放就放!

  “大臣们作何看法?”

  “皇上,二皇子说的有理,要是真要在太子和雪桑国之间选选一个臣选雪桑国。”

  “臣也是!”

  “臣也是一样,皇上,还希望你能权衡利弊,守好雪桑国的疆土啊!”

  ……

  一个两个态度坚定,说的花阚哑口无言,花阚一挥手将案桌上的奏折全都推到了地上,愤怒道:“花洛熙是雪桑国太子,怎能随便拱手让人!雪桑国什么时候软弱到如此地步了!一切要以救太子为前提!此事不可再议,退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花清柏脸上乐开了花,等着看好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