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君王在上
第三十四章 挽救

  天刚蒙蒙亮,江逸听到帐外有人说话的声音,穿好外衣掀开了门帘,“你们在吵什么?”

  大娘神色慌张,见到江逸欲言又止,一旁的士兵回到,“参领,她向我打听公主的下落,但是属下确实不知。”

  “江参领,昨晚公主给您送完汤药之后就再也没回来了,小的今早进来还是没见着她,房里也没有动过的迹象。小的担心公主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可是公主送完汤药就走了,我眼见着她往那边走了。”士兵指了指树林的方向。

  “这大晚上的,公主去那边干什么,会不会出事了!”

  “先派人去搜查公主的下落。”江逸回到帐内拿上佩剑挂在腰间,带着一队人马去到树林。

  “分开搜查!”

  “是!”

  兵分三路,开始搜寻司凌瑶。

  “公主!”

  “公主!”

  ……

  草尖上挂着露水尽数攀上人的裤脚,晨间的树林里还要淡淡的雾气,略有凉意。

  江逸握紧了腰间的剑柄,一双敏锐的眼睛洞悉着树林里的一草一木。有些树干上划痕,像是用剑所致,不少杂草被压倒在地,显然在他们来之前这里就有好几个人来过了。

  军营里有明文律令不能私自出来,再加上这片林子闹过鬼,军营里人尽皆知,应该可以排除是军营里的人来这。如果公主真来了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江逸内心开始担忧司凌瑶,要是昨晚让她进营帐是不是就不会失踪了。

  正思考着,江逸注意到脚边荆棘上挂着几小缕粉色衣线,阳光打过来还微微闪光。

  江逸捡起来一看,可以确认是司凌瑶的衣服,不光是衣料珍贵非她莫属,还因为她喜爱穿粉色。

  顺着轻微的线索向前找了一段路,一个大坑出现了。坑上面是一棵歪脖子树遮住了坑上的大半,坑周围还有半人高的草,不留意就会跌进去了。

  江逸用剑拨开草丛往里看,黑乎乎的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但是其它地方没有走过的痕迹,一切到这坑前就停止了。

  “公主!”江逸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司凌瑶似乎是被刺激到了,皱皱眉,吃力地睁开眼睛,又听到坑周围有人走动,人影晃来晃去。

  司凌瑶想开口,嗓子却沙哑了,发不出很大的声音,“有人吗?”

  江逸隐约听到了坑里有动静,怕是自己听错了,又叫了一声,“公主,是你吗?”

  听到江逸的声音,司凌瑶努力地半撑起身体靠在坑壁上,断了的胳膊已经没知觉了,无力地耷拉着。

  恰好坐着的下面有一块小石头,司凌瑶摸过石头用力往上掷,第一次没扔上去直愣愣地掉到自己头上了,“嘶~”第二次又往上扔,正好砸向了跳下来的江逸,江逸还以为是什么暗器条件反射地躲开了。

  “公主。”江逸将司凌瑶抱起来,轻轻松松在坑壁上点了几脚回到了上面。

  “公主找到了!”

  ……

  寻找的人开始集合,司凌瑶瘫在江逸的怀里哭的梨花带雨,“你们怎么现在……才想……到我,”小脸上全是泪水和泥土,脚上的鞋也掉了一只,脚上全是荆棘剌的伤痕。

  “回军营。”江逸一直抱着司凌瑶,司凌瑶一直哑着个喉咙说个不停,边哭边喊疼。

  “我胳膊还在吗?”

  “还在。”

  “我……感觉不到了!”

  ……

  等回到军营里江逸叫来了医师把司凌瑶放到了自己的营帐里,司凌瑶累的又不省人事了。

  医师为她诊断,在把了脉看过伤势之后,开口道:“就是胳膊脱臼了,还好骨头没大碍,你扶好公主我给她把胳膊接上。”

  江逸坐到床边扶起司凌瑶,医师三下五除二咔嚓一声就接上了,司凌瑶闭着眼冷哼一声,泪水又从眼角流出来了。

  “我再开点去除皮外伤的药以及调理血脉流通的药让公主按时用药即可。”医师拿出瓶瓶罐罐一捣鼓,拿出了一瓶涂外伤的药放在桌上,“要煎的药我就拿去厨房让人给公主煎了吧。”

  “谢过医师了。”

  “参领客气了,我就先走了。”

  “医师慢走。”

  江逸用热水帮司凌瑶擦了擦脸,又帮她涂好了脚上的药。

  司凌瑶似乎是陷入了沉睡,打起了小呼噜。江逸拿着药的手顿住了,这到底是晕过去了还是睡着了?

  司凌瑶巴掌大的精致小脸白嫩嫩的,粉嘟嘟的嘴唇也失了些往日的血色,长长的睫毛上还残留着泪水。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差点没命了……

  “王爷,参领和公主都在里面。”帐外士兵说道。

  稍后,叶凉卿和苏以南就进来了,叶凉卿满脸担忧,看着司凌瑶苍白的面容更是揪心不已,“她怎么了?”

  “公主昨晚自己跑去了树林摔到坑里去了。”

  ……

  “等她醒了派人通知我。”叶凉卿实在是没想到司凌瑶竟是因为自己不小心才受了伤还失踪了一晚。

  “王爷,公主受伤不只那么简单,她似乎是被人追赶才跌进去的,那这里除了我们的人还有其他人在走动,等公主醒来再问她。”

  叶凉卿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和下蛊毒的人有关,难道是因为司凌瑶发现了他们的行踪……

  “嗯,等她醒了再好好问她。”

  两个大男人在司凌瑶床前轻声细语怕惊吵到她,苏以南倒觉得有种莫名的温馨。

  “王爷,那我们先去找老医师好了。”

  “走吧,那麻烦江参领好好照顾公主了。”

  江逸微微颔首,“这是属下该做的。”

  这天气也是百般变化,上午还是晴空万里,下午就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空气都湿润不少,老医师把铺开的药材都装起来放置好以免受了潮。

  “解药还差多少?”

  “启禀王爷,只差一味药引了。”

  叶凉卿沉眸,又问道:“没有药引就不起作用吗?”

  老医师犹豫了,毕竟也从来没接触过忘魂蛊的解药,这不要药引有没有用还真是不知道,“不过我们大可一试,一试便知。”

  “可是,我以前看过医书,药引是极为重要的,没有药引服药只有两种可能。要不就是一点作用没有,要不就是加重病情。这试药之事还是需要谨慎处理。”苏以南一番话又让场面凝固了,老医师犯了难,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没有药引制解药岂不是难如登天。

  “那王爷,我们试还是不试?”

  叶凉卿看了看苏以南,苏以南说的不无道理,如果加重了士兵们的病情只怕是会引发动乱,军心难稳,“总不能坐以待毙,先给一些病情严重的士兵用药试试,他们恐怕快要熬不住,有一点作用也是好的。”

  苏以南知道叶凉卿只是在拿他们试药而已,面对这般的处境叶凉卿每日也是忙前忙后,整个人消瘦了一圈,这蛊毒什么时候才是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