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君王在上
第三十三章 失踪

  司凌瑶差点好心办坏事,原来大娘不和儿子见面竟是因为这个,“大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公主,”大娘擦擦手上的水珠,笑着将托盘端给司凌瑶,“这是江参领的药,公主去送吧。”

  托盘上放着一小罐熬制好的汤药,热气从盖上的小孔冒出来,气味些许苦涩。

  “是他的药啊。”司凌瑶轻咬嘴唇,露出羞涩的表情,接过托盘点点头,“那我去了。”

  “去吧。”

  司凌瑶端着汤药离开厨房,徐其正看向厨房,迈开步子走了进去。高大的身躯挡在门口,厨房里光线暗了下来。

  大娘烧完柴火着急去顾锅里的菜,也没仔细看是是谁来了,就以为是来催饭的小士兵,“再等一会就可以开饭了,不要急,等大娘炒完这个菜。”

  徐其正没说话,又往里走了几步,大娘说完迟迟得不到回应就看了一眼……

  “你怎么来了……”几年没见的儿子,这般活生生地站在眼前,大娘张皇失措,拾起烧柴火的小凳子用衣服擦干净送到徐其正脚边,“要坐吗?”

  徐其正一脚踢翻了小凳子,不满地质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我就想来看看……”

  “你有什么资格来这里,还跟别人说我是你儿子。你配吗?我跟你已经没有一点儿关系,你是不是觉得没把我毁了很遗憾啊,见不惯我过的好,跑这来恶心我!”徐其正越说越气愤。

  大娘低下头啜泣,“你……你不原谅我,我也知道,我来这并没有想去找你,你就当没见过我,好吗?”

  “没见过你,说的真好啊,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徐其正!”司凌瑶将托盘重重地摔在地上,罐子里的汤药全洒了出来,“你说什么呢,她可是你的娘亲,为了你独自在这军营生活了几年,你对得起她吗!”

  “呵呵,你什么都不知道在我跟前装烂好人,别以为你是公主我就得听你的话,这么有闲情管别人的事?实在是无事可做就对你的江参领投怀送抱去啊!”

  “徐其正,不许你这么侮辱公主!”大娘想拉徐其正被徐其正推倒在地,腰部撞到了小凳子上,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大娘!徐其正,你给本公主滚出去!”司凌瑶也是发了怒,卯足了力气喊出来。

  徐其正心里无比烦躁,冷着脸走了。

  司凌瑶扶起大娘坐好,担心地问着,“有没有伤到哪?我去找医师给你瞧瞧。”

  “不用不用,我没事,公主就放心吧。”

  “都是我的错,是我去找他的,都怪我。”要是不去找徐其正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司凌瑶埋怨自己行事不稳,老是惹祸。

  大娘缓了缓被搀扶着站起身,“公主别往心里去,这是我自己造的孽,不怨你。我还得烧好饭菜等着给大伙开饭呢,对了江参领的药也洒了得抓紧时间熬好送过去。”

  “好,我来帮你。”

  司凌瑶只得帮大娘多干点活心里才能安稳些,重新给江逸熬了一份汤药,司凌瑶整理好心情去给江逸送药。

  “公主,江参领不许人进去。”帐外的士兵阻止了司凌瑶。

  “我给他送药也不行吗?”

  “等小的进去禀告一声。”

  “那多谢了。”

  士兵进去通报,一小会功夫就出来了,“公主,把汤药给小的,让小的送给江参领即可。”

  司凌瑶抓紧了托盘,傲娇道:“就不能让我送进去吗?”

  “这……公主别难为小的了,江参领吩咐的……”

  “好吧,那你送进去。”司凌瑶松开手让士兵接了过去。

  司凌瑶鼻尖一酸,是不是他也觉得我烦了,我就这么不得人喜欢吗?

  士兵将托盘放到江逸桌上,江逸一眼便看见了那一小碟蜜饯,以前从来不会有人特意准备蜜饯的,脑子里不经意就冒出了司凌瑶嘻嘻哈哈的样子……

  司凌瑶本想散散心,不知不觉都走出营地,快走到峡谷间的树林了,一阵冷风吹来,司凌瑶望着离营地这么远心里有些害怕,还好天上的圆月,光亮洒满大地。

  司凌瑶正打算走,突然发现树林里面有动静,有人影闪过。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司凌瑶鬼斧神差地进了树林。

  果然,走了没多远就看见了几个黑衣人围在溪流旁将什么东西倒进了水里。

  莫不是在下蛊毒!司凌瑶悄悄靠近躲在一个大石头后面捂住了自己的嘴,仔细看着黑衣人投完毒。

  等到黑衣人走了,司凌瑶赶紧离开,前脚还没走几步,几个黑衣人就出现挡在了前面,手里的长剑在月光下泛着冷光。

  “小姑娘,在看什么呢?”白扶昂举起剑指向了司凌瑶。

  司凌瑶自知不是这几个人的对手,转身就跑向了树林深处。

  “把她抓住!”

  几个黑衣人紧随其后追赶着司凌瑶,司凌瑶来不及看身后的情况慌乱往前跑,路边荆棘丛生,刮烂了她的裙摆,脚腕上一条又一条的血痕。

  “啊!”一个不注意跌进了一个大坑里,翻滚到了石头上,听见胳膊咔嚓一声,司凌瑶倒吸一口冷气,忍着痛爬到坑里的草里,正好是个暗区黑衣人寻来寻去也没找到。

  司凌瑶疼的满头大汗,耳朵里嗡嗡作响,晕了过去。

  白扶昂几人找了许久,白扶昂挠挠头,“这大晚上是碰见女鬼了!这么小的树林能跑到哪里去!”

  “既然蛊毒投完了,我们快点回去,别被言缨国的人发现了,这里离他们的营地那么近。”赵修拓建议道。

  白扶昂把剑插进剑鞘,“既然赵大人都这样说了,那咱们就走吧。”

  大娘去到司凌瑶的营帐发现司凌瑶不在,就以为司凌瑶还在江逸那边,也没多在意。

  江逸躺在床上一晚上没合眼,隐隐感到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