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君王在上
第三十二章 见面

  边关不比京都,黄沙遍地,因为经历过战火土地上的植被少了大半,树林子的树也是稀稀拉拉的,甚是荒凉。但是在军营后方的峡谷中间有片肥沃的土地,树木丛生,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东营旁边的水源就是从那边流淌下来的,汇成了一条溪流。

  司凌瑶拎着菜篮子洗菜才发现那边的环境比起军营好太多了,“大娘,为什么军营不在那边驻扎?”

  “哦,你说那里啊,那边派人去看过,但是范围太小了,不够这么多营帐驻扎。”大娘择完菜叶子清洗干净放回篮子里。

  司凌瑶挽起袖子想帮忙,“公主,万万不可,这些活都是我这些粗人干的,你这纤纤玉手十指不沾阳春水,可不能做这些,你好好等我洗完就行了。”

  “没事,我闲着也是闲着。”司凌瑶抓了一把小青菜浸到冰凉的水里,裙摆也拖到了水边。

  大娘欣慰地说道:“公主真是个好姑娘,还陪着我这个老婆子干活,这军营生活枯燥,没什么好消遣的,公主还是早点回京都比较好。”

  “不急,等以后和王爷一起回去,我还想多留一些时日。”

  “哈哈哈,公主能多留点时日,我自然是开心的,军营里没几个女辈,都没人说个话……”大娘神色暗淡下来,手里的活也放慢了。

  “大娘,你为什么要在军营里做饭呢?”

  “诶,”大娘偷偷擦去眼角的泪,回道,“我儿子是士兵,我只想陪着他。”

  “这样也挺好,倒是慰藉了母子分离之苦。”

  “他在东营里,所幸没有中蛊毒,只是我也放心不下。我又不能进去和他相见,我就想知道他现在好不好。”

  司凌瑶想为大娘做点什么,倒不如带她去见见她儿子,“大娘,我可以带你进去见他。”

  大娘惊喜万分但是一抹忧愁又取代了,“算了,他不会想见我的……”

  “怎么会呢,天底下哪有不想见自己母亲的儿子,可惜我母妃死的早,我想见也见不到。对了,你儿子叫什么?”

  “他叫徐其正,公主不用帮我,他也不知道我在军营里,我偷偷跑来的。”

  “啊?”司凌瑶目瞪口呆,这母子俩在搞什么?

  徐其正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在原本安静的营帐里一下子吸引了好多人的目光。

  “徐副将可是身体抱恙,要不要我帮你瞧瞧。”

  “不必了,多谢医师。”徐其正走出营帐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人立刻就轻松了。

  回首营帐内,中蛊毒的士兵躺在床上哀嚎,医师们手忙脚乱地为他们上药,有些严重的需要割除腐肉的直接疼到晕厥。营帐内全是刺鼻的血腥味,负责清理的士兵端出来一盆又一盆的血水,触目惊心。

  “今日情况还是不妙。”叶凉卿负手而立,淡淡说道。

  苏以南知道叶凉卿心里也是焦急万分,“既然老医师在研制解药,那我们就等他的好消息。”

  “你忘记了解药需要活人骨髓药引,还必须是下蛊之人的亲眷。”

  “可是,王爷,至少我们还是有法子的,总比当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碰好。”

  叶凉卿看向苏以南,苏以南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连摆手,“我……我不是说你是苍蝇,我没这个意思。”

  “如果天烬国开战了,我们能有多少胜算。”叶凉卿像在问苏以南也像在喃喃自语。

  “天烬国抓了花洛熙,怕是会牵制雪桑国,我们就只能自保不能求外友,以我们现在的兵力还是足以击退他们的。”

  “没那么简单,”叶凉卿翻开这几日中蛊毒士兵的名单,“人数不断再增长,恐怕还会有更多的人会中蛊毒。”

  “凡是都有源头,这中蛊肯定也有原因,我们一定要找到是哪里出了问题才行。”

  “嗯,你也要多加小心才行。”叶凉卿害怕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中蛊毒,那样就算解药再难制他也要去寻到……

  苏以南跟不开窍一样,丝毫没察觉……

  “王爷!”司凌瑶小碎步跑了进来,打断了两人的谈话,“王爷,我想打听个人。”

  “什么人?”

  “徐其正,可知道他在哪里?我只知道他是东营的人。”

  “公主找他干什么,他惹你了?”苏以南浅笑着,“公主就高抬贵手放过他吧。”

  “我有事找他,我不认识他,你们要是不知道我去找别人问去。”

  “别去东营,好好在营帐里呆着,东营可不是你一个小姑娘能承受的住的。”叶凉卿话语中透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司凌瑶就更想去了!

  “徐其正是东营副将,你最好别去招惹他。”苏以南想起徐其正还是那日将领一起商议事宜,徐其正整个人就透露出生人勿近的气势,不像是个好说话的主。

  “嗯,好。”司凌瑶又火急火燎地跑出去了。

  叶凉卿眉目间一丝愁容,这丫头什么时候才能安分,“你去看着她,就她毛手毛脚的别出乱子了。”

  “好的。”

  苏以南追上司凌瑶的步伐,“公主,等等我……”

  “你怎么来了?”

  “王爷怕你出事叫我来跟着你。”

  “瞎操心,能有什么事,你回去吧,我就一点小事。”司凌瑶推搡着苏以南要他走,这可是大娘的秘密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

  “不,我跟着你也没事啊,我又不耽误你什么。”

  “不用你跟着。”

  ……

  两人推来推去,江逸悄然出现,司凌瑶停下动作乖巧地让路,江逸面无表情地经过,司凌瑶心里就像被抽空了一下。

  “好了,有什么事快点去解决,完事了快点回你自己的营帐。”

  司凌瑶也不想再阻拦苏以南跟着了,满脑子就在担心江逸会不会生气,“那好吧,走吧。”

  两人进入东营找到了徐其正,当时徐其正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看着密报,放下密报之后两个人站在自己面前,吓的差点背过去,“公主?”

  “徐副将你还好吧,没吓到你吧,因为门口没有侍卫就没通报进来了。”

  徐其正缓过神,“公主找我什么事?”

  “这个……就是……想问问徐副将的母亲……”

  徐其正纳闷了,这传说中的司凌瑶还有打听别人家事的癖好?不过还是如实回答了,“家母在京都岳华街。”

  “徐副将不想见见她吗?”司凌瑶原本以为徐其正会欣喜若狂,但是看徐其正闷闷不乐的样子怎么有点不对头。

  “我跟她已经断绝关系了,早就不见面了。公主这样问,莫非她来这里了?”

  “没有没有,我就是……我就是闲的慌,问着好玩的,当我没说过,也当我没来过,告辞,你继续看……”

  苏以南一脸雾水,“公主……”

  “别问我,我闹着玩的。没事了,回去了,回去了。”这算哪门子事,大娘怎么就和儿子断绝关系了呢,我太莽撞了,差点把事情搞砸了。

  徐其正可不是这样想的,他已经猜到了事情是怎样的了……